• <blockquote id="wqui4"><menu id="wqui4"></menu></blockquote>
    <option id="wqui4"><optgroup id="wqui4"></optgroup></option>
  • <small id="wqui4"></small>
  • <u id="wqui4"></u>
  • 行業新聞
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  行業新聞

    【環?!?016年第二批中央環保督察問題清單出爐 超過3100人被問責

    時間:2017-04-17 08:16:04 點擊:

    日前,2016年第二批中央環保督察反饋情況全部出爐。根據通報,截至2017年2月底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陜西等在內的7省份中已有超過3100人被問責,260余人被拘留,廣東更是開出上億元“環保罰單”。



    7地260余人被拘留 廣東開上億元“環保罰單”



    去年11月下旬至12月底,2016年第二批7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分別對北京、上海、湖北、廣東、重慶、陜西、甘肅等省(市)進行了督察。

    近日公布的反饋情況顯示,截至2017年2月底,7省份共辦結督察組交辦的環境問題超1.5萬件,問責3121人,拘留265人。

    中新網記者梳理發現,7省份中陜西被問責人數最多,達到938人。甘肅問責836人,廣東問責684人,湖北問責522人。

    北京、上海、重慶三個直轄市被問責人數相對較少,分別為45人、56人和40人。 

    另外,還有些省份此次開出了高額“環保罰單”。例如,上海責令整改895家,立案處罰926家,罰款金額6211萬元;廣東責令整改6248家,立案處罰3346家,罰款1.38億元。

      資料圖:2017年3月17日,北京城籠罩在霧霾中。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


    領導干部問題多:有地方黨委一年到頭很少研究環保工作



    記者注意到,此次中央環保督察反饋中,有關部門領導干部“不作為”問題較為突出。 

    例如,北京被指出,環境保護工作存在壓力傳導層層遞減,考核流于形式,追責不力等問題。部分基層領導干部在思想認識上習慣把環境問題歸咎于客觀原因,談及大氣污染就強調區域外來輸入,談到水污染就強調水資源不足,對主觀原因和自身工作問題認識不足。

    湖北省宜昌、襄陽兩個副中心城市被批“鉚著勁比發展速度,別的沒趕上武漢,污染程度趕上武漢了”。

    此外,一些地市考核導向更不合理,荊門、潛江等地將招商引資任務完成情況列為環保部門年度評先評優的“一票否決”項。有些地方黨委一年到頭很少研究環境保護工作,2013年至2015年,咸寧市委常委會從未研究環境保護議題。

    廣東被指環境保護責任考核失之以寬,導致一些地區和部門對環境保護的壓力感受不足。在環境質量考核子項中,對完成跨界河流污染治理工作任務的有加分,對沒有完成的無扣分,難以對地方形成壓力。

    資料圖 吳奇勇 攝


    水污染成“通病”:多地存在污水直排現象


      

    記者注意到,水污染問題成為了此輪中央環保督察中發現的“通病”,7省份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問題,不少地區有污水直排現象。

    反饋顯示,廣州市每天仍有47萬噸生活污水直排流溪河或其支流。

    上海市中心城區雨污混接導致每天約20萬噸污水直排;中心城區雨污合流泵站平均每日放江量達97萬噸。雨污混接、泵站放江對中心城區河道和長江口水質造成較大影響。

    重慶航運污染防治還不到位,目前僅主城區及沿長江干流的有關區縣具備水上接收船舶污水能力。部分港口碼頭船舶污染防治設施不到位,污水直接排入長江。

    湖北被指全省長江支流總體呈現“好水變少、差水增多”的趨勢。 

    北京2015年全市206個地表水監測斷面中有106個不符合水功能區要求,劣V類斷面占比39%;與2013年相比,全市有29個河流監測斷面污染物濃度不降反升;9條有水的出境河流中,8條為劣V類。

    資料圖:西安城區被霧霾籠罩 中新社記者 張遠 攝



    大氣治理存漏洞:陜西有地區造假空氣質量監測數據


      

    在本輪反饋中,北京、陜西、甘肅等地的大氣治理被指存有“漏洞”。

    例如,中央第一環保督察組指出,北京對重型柴油車和非道路移動機械污染防控不力,本地有重型柴油車27萬余輛,其中車齡10年以上的有約1.1萬輛,車輛冒黑煙現象時有發生。對外埠貨運車輛尾氣執法檢測手段不足,處罰力度偏弱,多按低限處罰,且勸返效果不佳,罰款變相成為“過路費”。

    此外,北京部分區域和企業大氣環境治理形勢嚴峻。其中,大興區2016年已成為全市大氣污染最嚴重區域,順義區連續兩年沒有完成PM2.5濃度削減目標。

    在陜西,西安市長安區、閻良區相關人員環保底線意識不強,人為干擾國家空氣質量監測子站正常運行,對空氣質量監測數據實施造假,造成惡劣影響。

    甘肅省則是2014年、2015年連續兩年未完成環境空氣質量改善目標,PM10濃度不降反升。此外,該省《2015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實施方案》于當年9月才由省大氣污染治理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各市(州),導致全省大氣治理工作整體較為被動。

    資料圖:位于甘肅肅南裕固族自治縣境內的祁連山自然保護區。武雪峰 攝



    多地自然保護區遭破壞:“挖山毀林”等問題突出



    除了水污染與大氣污染等,自然保護區遭破壞現象也被多個中央環保督察組點名。

    甘肅被指“祁連山等自然保護區生態破壞問題嚴重”,大規模無序采探礦活動,造成祁連山地表植被破壞、水土流失加劇、地表塌陷等問題突出。

    陜西,近年來秦嶺地區采礦采石破壞生態情況突出,根據2016年衛星遙感監測數據分析情況,區域270多處礦山開采點中,60%以上存在違法違規問題,生態破壞面積達到3500多公頃。

    廣東惠州惠東蓮花山白盆珠省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開發旅游項目,大面積挖山毀林,嚴重破壞生態環境。韶關南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、河源和平黃石坳省級自然保護區、揭陽桑浦山-雙坑省級自然保護區等也存在違規旅游開發和采礦行為。

    重慶全市7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中,只有2個管理機構納入省級管理和預算。51個地方級自然保護區總體規劃均未獲主管部門審批,其中8個保護區在“十二五”期間通過調規減少面積6300公頃。



    技術專家熱線

    13916729040

    在线人成免费视频69国产_免费a级毛片_AV片免费大全在线观看不卡_试看15分钟AAA片